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要闻频道>国内>行业新闻>正文

非洲猪瘟疫情肆虐,山西躺着也中枪,是又一根稻草?

http://www.aweb.com.cn 2018年10月09日 09:59 农博网

  危机,有危就有机。这一波行业的“危”来自于非洲猪瘟的折腾,最受影响的注定是小散,而上一波对小散的影响主要来自于环保高压。2018,对于小散来说,真实命运多舛的一年,生存空间被进一步压缩。当然,这次“危”同样也带来了“机”,但这个“机”不属于养猪业,而属于冷链物流。这个领域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出现井喷。

  一、 山西,躺着也中枪

  自从非洲猪瘟开始散播以来,山西可谓是严防死守,甚至可以说是风声鹤唳。毕竟没了煤矿经济的过气土豪省,农业还占着大头,一旦非洲猪瘟降临,生猪无法调运,那损失可不是一点点。所以,严防死守是必需的,但即使是这样,还是躺着也中了枪。

  山西平遥、晋中两地先后发现感染了非洲猪瘟的猪肉,而且,肉已经卖出去了。这些猪肉来自疫区辽宁。虽然现在还未公布非洲猪瘟肉是怎么运过来的,但有了警察的介入,显然,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我算了一下,假设感染了非洲猪瘟的猪肉来自沈阳,运到山西平遥,要1300多公里。那么远的距离,能够长驱直入山西,胆子也够大的。想起来真实贼胆包天,为了一点蝇头小利,竟敢不顾禁令,做出那么令人不齿的事情。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这么做不知道要害了多少猪场,砸掉多少家庭的饭碗。没有丝毫底线的这种人,行为比偷盗的危害更大,必需绳之以法。

  二、冷链物流已经迫在眉睫了

  生猪从猪场到屠宰厂,是监管最难的环节之一。猪经纪负责寻找猪源,猪贩子小车拉到大车那里在集中装车,有可能大车要长途调运上千公里。尤其是从散户把猪集中到大车的过程中,那移动的小车就是一个个风险点。毕竟,散小猪场很难做到大猪场那样的流程和隔离手段。

  虽然这段话可能会得罪一些猪贩子,但不得不说,在非洲猪瘟兵临城下的时候,长途活体贩运的确是个很大的隐患。要知道,每年我国省际之间调运猪肉1260万吨,占全国产量的24%。当然,这还只是官方统计,未经官方的数量可能更大。举例:越南进来的走私猪肉数量巨大,这是行业尽知的“秘密”了。

  中国猪业的疫病尤为复杂,这也是人人皆知。如能实现从活体运输转为猪肉调运,无疑会对疫病防控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好处大家都知道,但过去很难推广。毕竟,这是个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至少,有几个障碍摆在那里:

  1、国人喜欢吃热鲜肉,然后才是冷鲜和冻肉,这个消费习惯很难改;

  2、冷链物流配套能力不足,无法支撑全部冷鲜运输;

  3、冷鲜肉保鲜时间短,长途运输还需要技术支撑;

  4、利益。有些利益群体还是需要照顾的。

  大家想一想,全部实现冷链运输,这是一件大事,困难重重,却吃力不讨好,甚至会触动很多群体的利益。所以,大家都知道冷链运输好,但雷声小,雨声更小。这是过去干不成的原因之一。

  三、这次,终于师出有名了

  有些ZF做事有个潜规则:事情大了,就好办了。因为这样的情况下,动作大一些,自己的压力就小了。比如环保拆迁,只需一句话:这是上面压下来的,我也没办法,谁敢给你开绿灯?就这一句话足矣。现在,竟然有人胆大包天把感染了非洲猪瘟的猪肉跨省调运,这还了得?目前,非洲猪瘟防控形势严峻,借着这个机会,这一次,从“调猪”改为“调肉”,恐怕要不了多久了。

  其实,农业农村部最想赶紧把这件事做了,真正的做了,农业农村部的压力会释放很多。原因如下:

  1、现有的动物防疫网本身就漏洞百出。这次,很多检疫票都是违规发出的,涉案的多人已被刑事拘留;

  2、防疫员人手少,工作热情低。大家都知道,一个乡村防疫员每年的报酬也就是几千元,大部分都在卖饲料、兽药,防疫员的报酬无法养家糊口,只是“副业”而已;

  3、如果实现猪肉的冷链物流,防检疫只需要把重点放在屠宰厂,工作量大大减少,责任也大大降低,又何乐而不为呢?

  这几天,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在辽宁营口已经发声:加速猪肉供应链由“调猪”向“调肉”转变。副部长代表的是政府,看来,这事儿,已经提上议事日程了。我说山西这件事可能是“一根稻草”,就是这个意思。这根稻草,带来师出有名。

  四、“调肉”对行业可能存在的影响

  过去,猪价有个博弈的环境和过程。对养猪人来说,诉求很简单,猪价越高越好。而对于屠宰厂来说,是利润越高越好。想做到利润越高越好,就要做到低价进,高价出。所以,屠宰企业并不希望猪价一直高,而是想要高的时候才高。简单的说,就是手里存货多的时候要高,该补仓的时候猪价要低。

  双方的诉求不一致,就会产生博弈。事实上,这几年,养猪人也摸清了一些博弈的门道:猪源越紧张,越是捂着不卖,进一步推高猪价。屠宰厂有时候也没办法。所以,过去的环境,提供了博弈的机会。

  在过去,如果屠宰厂压价的话,猪贩子就会把低价区的猪调往高价区,事实上就减少了在当地的供应量,这样,当地的猪价也会被拉升到合理水平。

  如果以后真的改成“调肉”了,那就得先把猪在当地杀了,然后再往外卖。但这时候,肉是不是往外调,卖什么价格?那和养猪人关系就不大了,要看屠宰企业之间的默契了。

  事实上,很多屠宰企业的规模很大,多的甚至拥有几十、上百家。而且,有的屠宰企业老板还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一直在用影响力呼吁禁止小屠宰和小刀手。集中度过高,很容易形成垄断。如果真的改为“调肉”,供(猪场)需(屠宰厂)双方的博弈环境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明显有利于屠宰企业。这,未必是个好事。

  一般来说,大猪场的猪价是直接和屠宰企业对接的,一般回避散小的要高。比如温氏,他们的报价,很多时候就是行业的风向标。所以,相对来说,“调肉”政策对他们的影响要小一些。而散小猪场由于没有组织,一盘散沙,自然就没多少话语权了。

  五、“散小”生存空间将进一步被压缩

  还有一件事想说一下:由于按照目前国家的防疫规定:一旦发现非洲猪瘟,疫点半径三公里之内的猪要全部扑杀,这是死规定。我们假设,一个万头猪场附近,如果有一个养20头猪的散养户发生了猪瘟怎么办?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很多地方畜牧兽医部门和地方ZF采取的措施是劝散小猪场关闭猪场去大猪场打工。如果是硬扛着,找个机会也会关了你。

  现在看来,无论是环保,还是非洲猪瘟,乃至不久将来要实施的“调肉”政策,对散小猪场越来越不利了。同样,那些做散小猪场生意的饲料厂、兽药厂也会进一步受到影响。洗牌,不仅仅是市场行为,有时候,政策也是。

    (文章来源:谋易制造)


[农博网声明]:农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查看更多相关新闻
推荐图片
联盟广告
新闻热线:010-82856458-8142 邮箱:awebinf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