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要闻频道>评论>正文

现场互动

http://www.aweb.com.cn 2008年12月07日 12:00 农博网

  农博网讯 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农村报、《乡镇论坛》杂志社、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第四届南方农村报·中国农村发展论坛12月6日-7日在北京召开。本次论坛主题为还权于民与重塑农村改革之魂。

  主持人樊红敏:下面进入互动的环节。

  提问:针对史教授的发言我提三个问题。第一,蔡永飞老师有一篇文章《选举把农村搞乱》,请问您认为农村选举对农村稳定有什么影响?请表达一下您的观点。第二,您对社区的民主选举有什么看法?第三,翁鸣老师说到后选举阶段,我也认为农业选举在目前阶段不单纯是推进民主的手段,更重要的是推进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您认为上级党委政府在农村后选举阶段的作用是什么?它应该怎样发挥?

  史卫民:第一个问题,选举本身。如果把农村的不稳定全归为选举肯定不对,选举会带来一定矛盾的爆发,但不是选举的问题。我们拉长看,20年的选举对于农村走向稳定还是起到比较好的作用,而不是坏的作用。第二个问题,社区选举。如果这个社区指城市社区建设的话,因为我们今天的会议论坛是谈农村问题,城市社区的选举还在一个过度期,还早着,比农村的差距差的远了,而且推动城市社区发展的动力到目前不足。第三个问题,后选举时代。其实我不大同意这个词,我觉得不要把选举这样划分。在整个选举过程中,我同意选举以后会更加趋向于把选举的制度规范的权利,包括竞争的规则交给自治体。让党和政府起一个选举组织和提供选举经费,提供大原则的作用,但这不一定是后选举时代的角色。

  提问:村委会参选率是90%,乡人大参选率是93%,我在乡镇人大工作一些年,在实际工作中我发现农民对于人大代表选举几乎不感兴趣,乡镇人大代表的参选率远远低于村民委员会参选率,村民委员会选举的是否热要看经济情况,经济情况好的会很热,经济情况差的会冷很多。所以我对你所说的参选率表示怀疑,请问您认为您所获得的数据准确吗?

  史卫民:参选率应该说是越在底下看到的都是越实际的参选情况,但是到了中央这一级,尤其是全国人大统计的数据都是以省为单位,为什么人大代表的参选率大大高于村委会的选举的参选率?因为两边的统计系统不一样,所以在乡镇人大和县人大看报表的话,它的参选率非常高,因为委托投票控制的不严,流动票箱也控制的不严,所以乡镇人大参选率大大高于村委会,我同意你的观点,村民对人大选举不感兴趣,但是对村委会的选举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比较高。我们现在除了政府统计以外,已经没有别的数据,而且政府不愿意在这方面造假,其中有两个因素,就是流动票箱和委托选票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提问:现在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已经出台了支持农业专业合作社发展的优惠政策,现在有一些农民专业社不依法办事,尤其是不赢余分配方案不符合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律规定,请问王勇老师,对于这样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在工商部门登记之后,是否应该享受国家税务总局和财政部给予财政优惠?是不是有等级了就可以享受优惠?第二,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特点是生产在家、服务在社,现在十七届三中全会有这样一句话,“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发展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等规模经营主体”,通过对这句话的理解,不仅服务类似,生产也可以类似,您是否也认为这句话对传统合作社理论是一个创新或者发展?

  王勇:感谢你的提问。这个问题很重要,尽管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有规定,国家财政部也出台相关的管理办法,但是省级的人大没有真正的把管理条例出台,这样造成一个问题,说积极支持的话,怎么支持?都是文字性、描述性的。是否对原来的合作社产生很大的冲击或者说是挑战,实际上现在我们提了新一轮的新型的合作组织,还是以流通为主。但是,国内外的实践证明,它是失败的,我们国家也是,为什么?因为监督成本太高。

  提问:农村专业合作社,就是农村的垄断主体独家经营?

  王勇:实际上合作社发展初期是以社员入社资金和投入两种方式来取得成员资格,但实际上合作社发展到一定阶段,可以举办企业,这个企业是具有一定的合法的垄断性。像日本的农协和美国的合作社都是集体化经营。如果说垄断的话,中华合作基金组织是不是垄断?垄断了集资。但是我们谈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合法垄断,不要不触犯《反不正当竞争法》就可以。

  提问:我是南方农村报记者,请教王勇老师一个合作社方面的问题。在农业产业化的进程当中,现在有一种提法龙头企业加合作社、加农民的思路。您认为这种思路可行吗?合作社在农业产业化的进程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第二,中央财经领导小组陈锡文老师在解读十七届三中全会决议的时候提出过“家庭经营加农民专业合作社将是未来农村的基本经营制度的一种方式的创新”,您觉得农民专业合作社在统分经营环节当中,能发挥统的作用吗?

  王勇:第一个问题,龙头企业加合作社加企业起到什么作用?很简单,两个字“中介”,下面连着加入这个合作社的农户,然后跟企业谈话。原来发展模式是公司加农户,后来发现龙头企业对农户的利益是盘剥的,所以在加入合作社的输入之后,能够平衡双方的关系,能够尽量的减少违约现象。第二个问题,陈锡文的一些提法,我个人认为能够发挥作用。家庭承包经营和集体统一经营,从目前来看,多数是空投村,我怎么去发挥集体经营的实力呢?很难,再加上农业专业合作组织的建设,它能够在一定意义上弥补农村公共品的投入不足。拿出一部分钱可以搞公共事业。所以在非政府组织的建设过程中能够发挥应该发挥的作用,弥补政府的一些不足。

  提问:现在城乡一体化,广东省顺德县改成佛山市顺德区之后,所有在顺德县的农业户口全部取消,变成佛山市的市民,现在有一个案件牵扯到什么是农民?很多人好象对农民的定义搞不清楚。有些人以户籍为标准,有些人以职业为标准。这个问题我曾经问过法官,说人家不是农民,他那个户口本上也是非农业,但是职业写着农业,农业居民是否属于农民?法官也没有办法回答。类似这样,是以职业为准还是以户口为准?

  王勇:对农民的认识由来以久,农民、市民、工民、商民有着不同的职业。从我们国家来看,农民按照户籍来说,只要户口本上盖上农业人口的,就是农民。另外就是职业,16岁到65岁之间的一些人,至少在三个月以上从事生产经营的是农民。但是职业很难放宽,比如农民工有十个月在外面打工,他是不是农民?这个问题很难做,统计部门也很难统计的。

  樊红敏:这是我们转型期社会出现的现象,他的身份在转型,但是又不彻底,所以非常模糊,我们可以会后再讨论这个问题。下面接着提问。

  提问:请问王勇老师如果部门缺钱应该由哪个地方扶持?

  王勇:国家大力支持政策性金融,支持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发展和农民金融服务,如果有了问题,第一是找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第二个找中国农村信用合作社。

  提问:请问罗必良老师一个问题,刚才谈到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目前中国以投资为主,以牺牲大量的耕地来实现城市化带动中国的经济发展。这是一种非科学发展观的方式?新农村建设作为农村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新农村建设和城市化建设两者之间的关系是并行不轨的关系?还是鱼与熊掌的关系?

  罗必良:很简单,是并行的关系,一点都不矛盾。我补充一下刚才仝志辉老师提到的问题,我不懂产权经济,所以我不强调这个。产权强度就是保持产权有效的流动,从而保障受益人。这个是不是你的?是你的有多大的权利?这个权利是明确的就是强度,而不是说拿在手里不卖,是可交易性的前提。

  樊红敏:今天的讨论到此结束。我作为主持人在这里用半分钟的时间讲两句话。第一句话,我感觉从昨天到今天,这个会议是我第一次参加的特别别开生面的会议,有无党派、民主党派,还有共产党,有知识分子、官员和农民,充分体现了代表性。在此有很多人跟我一样想表达对于建嵘老师作为中国农村发展论坛主任的敬意和爱戴,我给于建嵘老师提个建议,你可以不当知名学者,农民研究院的研究员也可以不当,希望你今后一定要把论坛的主任当下去。第二句话,对南方报业集团表达敬意,因为我感觉这是南方报业集团做的非常有重大意义的一件事,在论坛上我们听到来自底层、高层、学界、第三方等不同的声音,各种思想在论坛当中得到了碰撞,这是南方报业集团开辟的一个非常好的公共空间,希望底下的学者有研究公民社会发展的,以农村发展论坛为个案,研究公民社会是如何发展公民权益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第四届中国农村发展论坛”专题

    (文章来源:农博网)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相关新闻
推荐图片
联盟广告
新闻热线:010-82856458-8142 邮箱:awebinf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