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要闻频道>评论>正文

现场互动提问

http://www.aweb.com.cn 2008年12月07日 10:57 农博网

  农博网讯 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农村报、《乡镇论坛》杂志社、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第四届南方农村报·中国农村发展论坛12月6日-7日在北京召开。本次论坛主题为还权于民与重塑农村改革之魂。

  主持人史卫民:下面的时间进行互动,大家可以针对三位演讲人的报告以及徐老师的点评进行提问。

  提问:我发表一点看法。基于个人的经验,我在撰写硕士论文的时候发现一个问题,刚才熊中裕老师讲到,在农村出现农民与国家之间分离的状态,各干各的,我有一个判断,税费改革之后,完全取消了农民承担国家税费,纳税是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但是农民连税都不纳,农民是公民吗?所以这种制度的取消,加上新农村建设之后,国家对农村补贴了大量的资金,农民在没有纳税的义务的前提下,最后又接受了很多资金补偿,所以农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一种外在的客观制度约束他。所以在农村出现大量等国家靠,等国家支持的情况。国家的补贴是补给国家了,而农民干农民自己的,只是等国家资金支持,出现这样的情况。现在农村税费改革惠及7亿多农民的时候,我觉得这个税费改革过头,我认为义务工和积累工应该恢复,因为农民没有责任心,所以农民的主体性在农村很难体现出来。刚才徐俊忠老师讲到各种补贴存在有效性的问题,从我的观察来看,比如农村实行的低保,都补贴给富人和有关系的人,而且粮食直补也补贴给村干部。这中间有一个变通性,比如涉及到土地所有问题,农村土地包括机动地和责任田,村干部在上报过程中把集体地变成他的名字下,划分在他的子女身上,所以户主是多种身份。所以集体所有制的直接补贴到村干部个人手中,这就说明补贴的有效性问题。

  提问:我对刚才的提问者说一点我的看法,他说税费改革后农民不交农业税所以农民就不纳税了,我想你该回去查一下纳税人的定义,我现在是学生,我不交个人所得税,但不等于我不是纳税人,我买东西都在交消费税,尽管我没有交任何的个人所得税,我依然是纳税人。第二,你应该查一下公共政策的含义。在美国农民是非常有钱的,但是国家依然大量补贴他们。在任何一个国家,并不是说每个人一定要收一大笔钱,然后才去支持你。对于弱势群体,本来国家就有对他们扶持和补贴的义务,而且在中国农民被剥削了三四十年,国家就应该有对他们应尽的道德和财政上的义务。

  提问(汪恭礼):刚才嘉宾提到土地流转问题,十七届三中全会后土地流转成为焦点和热点。土地流转这个话题在媒体上也炒的沸沸扬扬,我认为一是地方各级政府要把握一个度,不能过热。有的地方为了推动土地流转的时候,用行政的手段达到多少亩给予什么样的政策,所以要注意产生矛盾纠纷。第二,土地流转要把握一个规模的适度,这个适度要与生产能力相适应,也要与生产环境相适应,同时还要考虑盈亏平衡点,算好经济帐。土地流转到底怎么流转?流转到适度规模到底是多少?应该要把握住这个度。这是我的看法,不对的地方,请批评指正。

  提问:刚才这一节是农村改革30年回顾,我想提几个问题:第一,国家和农民的关系怎么平衡,是叫他继续纳税还是反哺?怎么反哺?第二,如何确定经济和金融关系,特别是这次提到建立现代金融制度,完善金融体系,这是一个关系,我们要反思。第三,城市和农村的市场互相依托的问题,不给农村提供地,怎么往城里出产品以及产品下乡?希望几位嘉宾就这个问题发表一下看法。

  提问:我有一个问题,我是一个律师,我去内蒙古的时候问他们土地承包制度,我发现很多牧民用铁丝网把自己承包的草地围起来,这种生产方式导致草原生态进一步恶化,这几十年已经是越来越恶化,牧民是不满意的,据说在内蒙古的领导高层也认识到这一点,但是没有人向中央提出。我们现行的家庭联产承包责的格局,中原地区的土地承包制度不适合草原地区。当年下乡的知识青年联名向中央有一个呼吁,但是从中央的媒体当中没有看到这一点。我在想我们的专家学者在考察我们的土地承包制度的时候,能不能多学习一些地理科学的知识,多看看中国国家地理,多到边疆地区看看,要更加重视中国自然环境的差异性。第二,刚才徐俊忠老师讲到从更广泛的历史范围看土地制度的变迁,马克思主义最坏的那一部分和中国最坏的那一部分相结合,产生很不好的效果,这是30年前的事情。我们今年把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评为经济学家对世界的原创性的贡献,我感觉它仅仅是一种松绑,它不是一种贡献。

  提问:我有两个问题:第一刚才徐老师对熊老师的点评中提到应该要建魂,现在这个问题是发现了,但是要怎么去建这个“魂”的问题,现在给村里面建图书馆,给他们提供条件,帮他们搞一些培训或给他们上课。但是,他们因为时间或者其他原因不能来,政府有这个补贴帮他们办,但是也不可能长期办,只能定期的。像类似的问题怎么解决?第二徐老师对陈老师的点评中,指出不能只搞农业,还要多元化,徐教授也知道,佛山有一个提法,对一些地方划为不开发区,限制开发区,我想问一下您对这个怎么看?

  提问:刚才陈和午老师讲到一个公司签7.8万亩林地,如果把农地自由流转的话,会不会导致大规模的土地兼并现象?昨天张鸣教授讲到单纯依靠市场实行土地流转的话,不能发生灾难性土地兼并。我想7.8万亩,现在城市资本剩余资金这么多,如果允许自由圈地的话,灾难性事件是否能发生?

  史卫民:针对上述问题我们请专家快速回答。

  熊中裕:税费改革以后不用纳税,贻误工是否恢复的问题。我想税费改革后,农村的补贴肯定要增加,城乡统筹要拉他们一把,但是方式方法和效率方面要提高。

  徐俊忠:律师先生提的问题,我刚才讲希望知识分子改变研究方式,这样可能会对我们办好事情更有利。至于说中国现在是否放弃经典的马克思主义,我觉得这个问题你可能没有足够的修养来谈这个问题。简单的说,根据我个人的理解马克思主义其实是对人很好的,如果严格说起来,他对我们的社会还是有很大的关注,这个关注在那里?他是为穷人的利益着想,我作为农民的儿子,我非常认同这一点。而且确实这个问题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讲清楚的。对于刚才梁彩云提到的问题,有些地方不开发,有些地方禁止开发,这是科学发展的要求,譬如三江源要保护,当然必须要给保护的人补贴,应该有足够的补贴,应该划出一些东西,是要保护的。这个保护有些是一定程度的废,有时候城市维护到在一壶水上,必须保护。我们现在的问题是给这些保护的补贴太少了,所以发展的问题应该全体的看,而不应该局部的去看。

  贺东航:原来我自己主张土地有限的私有化,但是在这几年研究发现,外来资本进入山林的巨大的威慑力,一下达到几万亩甚至几十万亩的出现。林业的流转尺度更大,可以租赁、抵押等操作,这是一步到位的,我们想想看,在农民没有很大的谈判能力的前提下,对林木市场变幻莫测的情况下,他极有可能快速失去他的山农,因为信息不对称、政策排斥。未来的土地流转在农民这一块没有建立自身组织的情况下,在目前的政治框架下,可能会被地方政府或者利益集团所利用。所以未来的土地流转要慎重一些。刚才那位硕士生谈到农民税费改革的问题,其实还有两个优先原则,可以看出我们给农民的这些远远不够,这50年我们从农民身上拿掉50万,现在我们等于是把那50万的东西再还给他们而已。

  陈和午:我对土地流转做一个说明。刚才有人说土地流转规模到底到什么样的尺度,我觉得这个算不出来。中国地理位置差异很大,地理环境的差异也是一样的,具体多少这个肯定是算不出来的,因为各地肯定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来看。总的来说,土地流转跟农民工进城应该联合起来,因为毕竟中国的发展是城市化,现在9亿农民,4亿左右的城市人。但是,如果反过来的话,9亿城市人反哺4亿农民的话肯定会好做了。

  史卫民:我谈一下看法,对于农民免除交税,我认为这是一个过度制度,农民向国家纳税,在反哺政策到了一定的时候,使农民的收入上来之后,重新构建一种跟城市统一的税制这是早晚的事。经过2000年以来的农村政策的大的调整,这个政策本身我并不觉得它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关键是为什么到了底下只惠及村干部或者乡镇干部了?这是事情的一个方面,总的来说,它对全国的农村“三农”的问题,思路调整之后还是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我们在政策运行过程中,因为政府的运作体制,以及村干部已有的运作思维,会把中央的东西变了味,所以为什么叫直补,过去都是直接打给地方政策,现在强调直补,就是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减少被剥离的成份。这不是一般性的技术性的问题,还是整个观念的耕作体制等等问题,当然这些问题都比较复杂,幸亏有这样一个论坛,大家可以讨论一下,对我们交流思想更有好处。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第四届中国农村发展论坛”专题

    (文章来源:南方农村报)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相关新闻
推荐图片
联盟广告
新闻热线:010-82856458-8142 邮箱:awebinf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