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要闻频道>评论>正文

徐俊忠:政策制定者要深入实际、切合实际

http://www.aweb.com.cn 2008年12月07日 10:08 农博网

徐俊忠
图为点评嘉宾徐俊忠

  农博网讯 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农村报、《乡镇论坛》杂志社、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第四届南方农村报·中国农村发展论坛12月6日-7日在北京召开。本次论坛主题为还权于民与重塑农村改革之魂。

  徐俊忠专家对熊中裕、贺东航、陈和午三位嘉宾的演讲进行了点评:

  徐俊忠:今天很荣幸地得到了一个点评的机会,而且这三个人的主题,我都非常感兴趣。首先是第一位来自武平县熊中裕先生的演讲,我参加这次会有一个感觉,一般来自一线的同志讲的比来自学界的同志讲的好,因为他们带来的是鲜活的东西。有感而发,我觉得中国研究“三农”问题的学者应该多到下面去,多向一线的同志学习取经,这是我的一个感受。报告人谈到几个问题,这些问题都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总的来说对问题的分析是有所肯定,也同时指出问题,这是我们看问题一分为二的思路,说明中国共产党分析问题的方法在报告人当中还是得到了很好的延续和体现。对于农村存在的这些问题里,是应该高度关注的。我昨天也讲到农村很多人出去打工,觉得打工是很好的路,但是确确实实导致了农村其他的许许多多的问题,这些问题应该高度关注。中央反复的讲“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农民是主体”,这个主体究竟是真的主体还是假的?是被虚拟的还是真实的?这些东西都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讲的清楚的问题,所以提出的问题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

  这里他提出几个问题,一是关于农村的文化建设问题。我觉得问题很重要,但是现在在农村里面的文化建设很困难,困难在哪里?有钱可以建文化站,可以建休闲室,但是确实难以有文化的魂,你可以放一些书在那里,上级来检查的时候可以说我有这个东西。好像很好,但实际上它缺乏那个“魂”。这可能跟整个国家一样,整个国家走进“物欲时代”,精神值多少钱大家不知道。所以在重视文化建设的过程中,我觉得魂的构建非常重要,不然的话仍然是徒有其形的东西。这里讲到小学一到三年级在自然村里面有,三年级以上的没有。这涉及到一个问题,农村现在有些东西看怎么办,我那天去我们县的教育局,教育局长谈到提高教育质量必须资源优化,小孩名义上在这里接受教育,但是没有得到很好的教育资源,一个老师要教几个年级怎么行呢?这个事情既要看到农村教育发展过程当中的一些很实际的问题,怎么方便民众的问题,当然也有一个我们国家的国情特点特别分散,这不是我们坐在办公室可以想像的。

  另外讲到直补问题,这些年来,国家的惠农政策力度加大,应该说发展很快,这点是好事,但是我们应该鼓励我们的国家,在我们的财政收入不断增加的情况下,不断的提高农民、农业的补助是应该的。同时我们也确实应该看到,如果我们国家这样的一些补助跟提高它的有效性是需要关注的。举个例子,在前段时间渔民打鱼需要柴油,柴油涨价以后,我们国家施行了柴油补贴,按马力来补贴,一条船一年可以拿到13万的补贴,渔民说现在不用出海了,而且必须千方百计的保住这一条船不要坏。我们国家的补贴本来是补你出海打鱼,希望丰富我们的市场,但实际的效果变化这个样子,我们不能一笔抹杀我们的直补,我们应该提高直补,但是应该研究直补的有效性。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现在有一些龙头企业下乡去,挂着各种各样的牌子,包括合作社,因为我们国家有补贴,这些龙头公司靠这些补贴也是相当厉害,农机补贴、技改补贴等各种各样的补贴,我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如果使中央的这些补贴真正落实到农民的头上,这是一个有效性的问题。当然这个问题跟腐败没关,不要动不动就讲到政府不好、政府腐败。如果这里有问题的话,可能是政策的制定者如何更深入实际、更切合实际,而不应该关在办公室里面拍脑袋,这才是更重要的。

  关于贺东航老师的报告,这个报告非常好。因为他是系统地研究了30年来的林权改革,而林权改革各位三农专家应该高度关注,它将是农村另外一个热点,这个东西引起很多东西需要深度思考,所以他的报告全景式的给我们提供了30年来的林权改革的基本进程,他是有很好的分析,所以这个报告我听完以后收获不少。这里讲到一些问题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比如林权改革。中国的林权改革就麻烦在明年建国60年,60年来我们国家有一个坏毛病,自上而下一贯统之。毛泽东当年说,中国这么大怎么能够靠一个政策管全部呢?因此他说中国这个地方应该是把权利放在下面去。我觉得这个敬告是对的,当年他对斯诺讲,你们的国家好,因为你们的政策都放到了50个州里面去,各个州有各个州的政策。我觉得从这一点来说,建国60年来矛盾出在哪里?很多,但这是一个矛盾。这次的林权改革也是这样,自上而下的来推是有它的道理的,因为集体林地留住了,有可能出现腐败,有可能出现一些村镇干部借着这一块林地,通过一些不太规范的手法做一些事情,这是不好的。但是也应该看到另外一个方面。在这同时贺东航提到山不是分下去就完的,这不是办公室的人能够想象的。因为一个山种什么林是要有配置的问题,有一个生态平衡的问题,弄不好的话,贸然的这样做下去,你种这个,我种这个,那样整个生态就会坏了。这里面实际上涉及到很多政治的问题、技术性的问题、专业性很强的问题。实际上还有很多的问题需要我们去研究关注,在这个过程当中,在不违背中央的基本情形的情况下,应该更多的允许各个地方进行不同的试验、试点和探索,因为办公室的人并不意味着他能够垄断真理,所以这一点也很重要。

  对于陈和午先生的报告也非常好,也是属于全景式的回顾。这个回顾对于我们理解许多的问题也是非常有帮助的,现在我为什么要在县里挂一个县委副书记呢?第一,我对有些“三农”专家的言论不满,因为欠真、夸大了。第二,历史应该是比较大的尺度才好,所以我在做一个课题,“新中国以来的农村现代化的理论跟政策变迁”,几年来,我的文献已经做的差不多。30年前我在农村,现在的农村情况不一样,我必须到农村去才能够接触到很多的东西,是这样的考虑才下去的,所以说历史需要大尺度才能够看的清楚。这样一个全景式的回顾很有帮助。关于讲到农村土地改革的问题里面,我个人感觉充满着中国人的智慧,充满着农村的智慧,充满着政治家的智慧。《宪法》里面有两种制度,如果依法办事的话,你就不能动,首先要依法,在改革的年代要讲依法治国很难,至少这一代人是很难,因为它形成的只有突破法律才能改革,才能够进步,我们可以讲依法治国,但是这是奢望,很难达到,包括从事法律工作的人员也是这样。当时没办法,《宪法》里面只有两种所有制,怎么办?这就是中国人的变通,叫做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集体的,但是家庭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这就是变通了我们很多的东西,这就是体现中国农民的智慧,体现中国政治家的智慧,不然在《宪法》是通不过的。这里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经验,就是有些东西明知不可违,你一定要去违,只能是过嘴巴上的瘾而已。解决问题很重要,但是不是过嘴巴瘾,理智的考虑问题非常重要,这也是邓小平给我们的启示,是万里的改革经验给我们的启示,因此知识分子,大家都必须改变很多问题的研究方式,这样对中国的事情可能会更好一些。我觉得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给我们提供的经验太丰富了,至于里面讲到的集体所有制的概念从马克思,从苏联那里来,我觉得这不能怪马克思,也不能怪苏联,只能怪中国人,现在我们的思维如果还在那里,因为他没有讲清楚所以导致我们这样的东西出现,这是我们的麻烦。思维不应该是这样考虑问题的方式,重要的在创造,是解放思想。讲到概念从苏联来,但是要清楚苏联当时的集体农庄,毛泽东说千万不能叫做集体农庄。为什么?集体农庄表明你是农的,纯农的行为。毛泽东的想法是,人民公社很好,好在哪里?可以搞工农山学兵多业发展,中国的农村不能只搞农业,只搞农业一定搞不好,所以人民公社最后的死亡在1962年奠定,1962年有一个中央文件说人民公社跟大队,一般不能办企业,这就把它归回到重新搞纯农的领域,中国的土地这么少,人那么多,他一定种不好的,这一点中国的第一代政治家并不是没有看到,而是看到了,而且不遗余力的在推进。毛泽东力推乡镇企业发展,因为1962年中国办企业偷偷摸摸,因为这是违背当时中央文件的意志,所以这一点历史是大尺度的。有些问题把时间拉得更长一些可能会看的更清楚。

  以上是我对三位报告人的感受。谢谢。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第四届中国农村发展论坛”专题

    (文章来源:农博网)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相关新闻
推荐图片
联盟广告
新闻热线:010-82856458-8142 邮箱:awebinf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