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要闻频道>国内>各地新闻>正文

专题研讨“农村改革的现实困境与出路”现场互动

http://www.aweb.com.cn 2008年12月06日 18:08 农博网

  蔡永飞:中共十七大报告首次提出保障公民基本文化权利的概念,把文化权利还给农民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十七届三中全会的决定里面,在发展公共事业这一块,首先在八个方面做了布置,第一条任务就是要繁荣农村文化,可见它确实非常重要,林处长的发言体现了十七届三中全会的精神。

  下面进入互动时间,请大家提问。

  提问:张老师说到农村腐败的情况,中国有一句古话“难得糊涂”,针对农村这一块村干部也好,乡干部也好,贪污了,我挣只眼闭只眼,没看到,这就是“难得糊涂”。我在两年之内电话费没有报过一分钱,最后乡政府逼着我辞职了。现在村官也好,乡镇干部也好,需要难得糊涂的官,太辛苦了。现在流行大学生村官,这是大学生就业的趋向,但是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大学生村官到农村去?我们乡14个村,大学生村官都有,但是我的了解,到我们村以后,政府让我跑腿我就跑腿,让我记帐就记帐,关于农民的问题他们不接受,他们说我是挂职的,请问这样的大学生村官能为农民做什么?

  徐俊忠:关于农村的腐败问题,这是非常突出的值得重视的问题,我还是这个观点,有什么问题分析什么问题,当你能够分析清楚就把它分析清楚,如果分析不清楚还是什么问题谈什么问题,比如村官的腐败问题,难道都是拿钱送到组织部,这个观点我个人感觉到还是有一些偏颇的。为什么这么说?最近我见到一个村官,我跟他聊天,我问他,我说老兄这次当了村官花了多少钱。他说没有花多少钱,就花六七十万。他说我的对手花的钱比这还多。我说花了多少?他说花了五六百万。以我看来,他说自己花了六七十万,那肯定要远远高于六七十万;他说对方花了六七百万,那有可能他说的是高估了对方。实际上这种情况,在乡里面,在管委会的选举是非常突出的情况。为什么我对所谓的还权于民的说法的准确性提出疑问?因为现在村官的腐败实际上就是民选出来的,当然民政部门在做之间会做一些工作,政府希望哪一些认为比较听话的或者比较配合党的工作的贿选上,但是最后选不上也是这样。像这样的情况,这些腐败的村官谁选出来的?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尽管这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是一个负责复杂的过程,但是毕竟其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所以有些问题并非简单的所谓的还权就能够解决的。在这一定上可能也有些文化的问题。大学生村官,首先要下去的大学生应该给予鼓励;二是应该告诉他们下去农村,你不能带着居高临下的东西说好象我就怎么样,你下去就能够做什么事。假如抱着这样一个心态,一定一事无成,因为农村的实际问题很复杂,农村很多问题是需要技巧和经验,我希望我们这里不要打击大学生村官,而是要鼓励大学生村官正确成才,这才是很重要的。

  蔡永飞:针对大学生村官问题我也谈点看法。今年3月份我到海南、河南两个省专门做大学生村官问题的调研,特别是河南省大学生村官计划搞的很好,他们把大学生派到农村以后给他们创业发展的机会,给5万块钱创业贷款,给他们安排一个结队帮扶的领导。很多年轻人到村里去很快发财致富,这样的话可以帮助农民加快发展增收,所以在很多地方,特别是在河南省搞的还是不错的,搞的不好的是海南省,他们仅仅是把它作为村民委员会主任助理,或者是村支部副书记,这样的话他们在那个地方工作完全是村主任的支配之下。我根据调研了解到,大学生村官这项计划应该说对于农村的改革发展是有利的,大方向是正确的,现在工作当中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调整。

  提问:关于今天这个主题“还权于民与重塑改革之魂”,我只想知道您个人,对我们这个农村改革之魂,既然说是重塑,那以前的这个“魂”是什么?

  林秋朔:简单来说,原有的魂是什么?中华五千年文化,有文字以来是两千年,从各种历史留下来的东西看,任何一个民族都有它自己文化的基本的行为模式,我们这个模式是什么?如果说一提传统文化就是儒家文化。儒家文化是不是我们真正的民族内心的价值观,它的行为准则是不是?应该说不是,它只是一家之言,只不过两千多年他影响中国很深,由于科举,由于政治上的诱导,导致人们信也好,不信也好,口里必须天天念他,必须要按照儒家的规范来做。其实从古代历史表象来看,看看宫廷的斗争,如果总结的话,那些是民族价值观的一部分。当然对于优秀的部分我们有,在历史上也是随处可见的,但是目前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我们这个魂应该是文化的根基很深的东西,基本有四个方面,简单的说,如果今天的市场经济变形是为什么?人家不承认我们的市场经济地位是为什么?要看一看我们在市场经济的背后,我们的行为是什么。如果西方的市场经济是一种契约的、平等的、交换的,如果以这些为支撑的话,我们是什么?应该说和这个东西是不一样的,是占有的、掠夺的、没有规则的,是这样的东西。这是一。第二,如果说西方社会在社会组织里面是个体的、自由的,是不以干涉他人为前提的自由主义者的话,我们是一个以干涉他人自由的,来体现自我的无政府的一种意识。这种东西说起来就会很长,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再单独交流。

  提问:我有一个问题,我党既然已经代表世界上最先进文化,为什么还要吸收世界先进文明呢?

  林秋朔:不能把世界任何民族文化都代表,任何民族、任何国家都有学习的过程。

  赵树凯:讨论这些问题都是非常有意思的,譬如说刚才讲到的先进的东西还要吸收什么。其实这个对象不排斥,从理论上来说是不排斥的,因为吸纳先进文化才不断的先进。从这一点来说,可能历史朋友在这个问题上,思维的兼容性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当下中国社会问题非常复杂的情况下,思维的兼容性是一定要有的,包括我们在讨论农民问题怎么解决,这个时候可能非此既彼,结果可能是有害,一时是痛快的,但是结果不一定是好的。

  蔡永飞:谢谢各位精彩的发言和点评,以及精彩的提问。最后我还想说两句话,第一,刚才那位同志的观点我不赞成。第二,我们讨论问题,我个人认为应该充满激情,但更需要有理性,讨论问题要实事求是,要有充分的论据,尽量要有点说服力。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第四届中国农村发展论坛”专题

    (文章来源:农博网)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相关新闻
推荐图片
联盟广告
新闻热线:010-82856458-8142 邮箱:awebinf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