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要闻频道>国内>各地新闻>正文

徐俊忠:农民增收 路在何方?

http://www.aweb.com.cn 2008年12月06日 17:12 农博网

  农博网讯 12月6日上午,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农村报》、《乡镇论坛》杂志社、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华中师范大学农村问题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第四届“南方农村报•中国农村发展论坛”在北京开幕,论坛主题为“还权于民与重塑农村改革之魂”。

  徐俊忠先生在会上提出了农村增收路在何方的困境。

  徐俊忠:我选择这样一个题目农民增收路在何方作为发言,说实在的,这个题目不是要表达我的心情,写是表达我的迷惑。为什么?我在农村当中所见所闻,我感觉到农村农民的增收确实是非常难的事情,我现在是什么样的角色呢?我为了做农村研究,原来我是在中山大学研究生院的常务副院长,我主持研究生的工作,但是为了课题研究的需要,我现在到一个县里面挂职当县委副书记,曾经有人让我挂到市委里面,我说市委我不去,为什么?市委在半空中,我下去要获得社会调查的平台。我下去以后,确实感觉到农民的增收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为什么这样说?现在很多学者,很多官员,包括乡镇里面的一些领导,一讲到农民增收的时候,特别是山区农民的增收,他们觉得最好的途径是农民出去外面打工,把它当做农民增收的一个有效的途径。像这样一个事情,我感觉到是这样的,农民外出打工固然可以给乡村带来不少的货币链,但是实际上它是以牺牲农民的正常生活和乡村的发展作为代价的,现在外出打工,多数是打苦力工,其实有些外面的打工是辛酸血泪工来的。大规模的农民外出打工,使广大的农村失去正常的家庭生活,前两天媒体有一个研究,由于农民出去打工,至少制造了4700万的体制性寡妇。这意味着大概有近亿的农民工夫妇常年失去正常的家庭生活,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农民工本身,实际上还波及到小孩,也就是小孩教育教养的问题。由于父母外出打工,或者是一方、或者是两方都外出打工,小孩只能跟着妈妈,或者是跟着爷爷奶奶,在这样的情况下,小孩长期过着单亲家庭,以及留守给爷爷奶奶的生活状况。坦率的说,像在小孩成长的关键时期,没办法得到正常的家庭教养以及必要的感情慰藉,这也是农村当下为什么出现那么多问题儿童的重要原因。

  前段时间我到乡村田野之间,看到从事农活的几乎都是面带愁容的老年和中年以上的妇女,包括一些“三农”学者也在说,中国由老人、由妇女来从事这个农活,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是,如果你真正到农村走一走会看到中国的农业毕竟还是需要体力的重活,由于主要的劳动力外出打工,由老人和妇女从事农活,劳动力的不济使得农耕的粗放成为必然。大量的农田也因为劳力不济而荒废,同时因为劳力不济,人们进行田间管理的时候选择的是最简便的办法,也就是大量的使用化肥和除草剂,这样的后果是什么?土改结构的破坏和生态环境的恶化,以及劳力不济导致水利设施的失修,我看过一个水库,以前这个水库可以浇灌1万多亩地,现在这个水库只能浇灌4000多亩。为什么?主要是水库还是那个水库,但是渠道已经不是那个渠道了。所以这样一来,很多的水田由此也变成了旱地,这是一个。另外,在农村治理方面,近年来大家会关注到农村治理当中出现的一些“土裂化的现象”,有其他的东西进入的现象。我想这也跟大量的劳动力的输出有关,农村当中留守的主体被人们叫做“993861部队”,有些村庄我们看到的几乎都是老年和妇女,只是到了晚上,小孩放学以后乡村才有一点点生气,这样的人口结构所决定的政治生态,根本无力遏制土裂势力的扩张。

  这些年来大家讲一家一户耕种一块小土地,影响了我们的产出,也影响了我们的国际农业竞争力,因此问题出路在哪里?产业化的思路被提出来,人们也期盼着农业产业化带来农民的增收,但是由于资金、技术以及市场等等方面的因素,农业产业化现在在许多地方采用的是引进资本,发展老板农业的形式。这样一种做法通常是这样的,兼做行政力量的撮合,农民通过协议的方式,把土地流转给老板,实现土地集约化跟产业化的经营。在这样一种土地的流转当中,农民通常可以得到土地使用的转帐费,但是同时他也失去了土地耕作的主体地位,由于他实际上变成农业产业化跟集约化的看客。十七届三中全会里面老讲农民应该成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主体,但是现在许多地方的做法,实际上农民成为了看客。农民的利益在这个过程当中出现一个低端固化的状态,比如说刚才大家讲到的小岗村,前段时间我去了那,因为那是著名的村,所以他们的土地流转一亩一年拿到500块钱,我所在的那个县,现在水田的流转大概300块钱,一般是300块钱左右,甚至更低。有些山地转帐,让人家去耕山,有些地方山地的转帐每亩只有6块钱。所以我想通过这样货币固定化的收入,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解决所谓农民的增收问题呢?尤其当农民进入40岁以后,逐渐失去劳务市场上的体力优势,而难以继续在外面打工的时候,他们的生计出路究竟在哪里?

  当然如果固守一家一户的小农耕作的形式?情况可能更糟糕,农民的种植需要通过市场实现产品的价值,但是恰恰个体农民并不具有把握市场或者驾驭市场的能力。首先个体的农户无力准确地把握市场的需求信息,而且往往容易出现在种植上的盲目跟风和一窝蜂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一旦产品出现滞销根本无力承担风险。其次个体的农民根本不具有市场的溢价能力,因此农产品的涨价,农民不一定得到实惠,农产品的降价农民一定是遭殃的。我所在的县有一个农民在前几年租种了2000多亩地种橄榄。橄榄种出来以后,今年有收成,打下的橄榄,因为他没有溢价能力,一斤橄榄只能卖6毛钱,这6毛钱的成本,仅雇工人收橄榄,每斤工钱降3毛钱,而且还有水路长途运输的费用。而恰恰在这个时间,在距离这个地方两个小时车程的广州超市里面,每300克青橄榄价格就达到6块钱。所以我想这个反差确实很大,个体农民在市场上是没有溢价权的,多年来因为无力把握市场,农民种了毁,毁了种的事情时有发生,而且由于产品的滞销和价格过于低廉,经常无可奈何的种而不收,所以增产不增收仍然是农民面临的非常突出的问题。

  农民增收成为难题,原因很复杂,但是体制性的障碍应该是关键性和前提性的问题。自从农村实行一家一户的耕种体制改革以来,中央虽然强调统分结合,但是绝大多数的农村的实际情况是只有分而缺乏统,这样一种体制的安排好处是什么?把生产的自主权交给农民,充分调动农民生产积极性,也避免了生产上的瞎指挥,免去了因为组织生产分配而产生的无穷无尽的麻烦。但是农村社会也由此开始了一个原始化的过程,经营也因此回归到一家一户劳作的方式。尤其是在农村,我看到很多地方有西瓜田的大量出现,所谓的西瓜田就像切西瓜那样切成若干个的小块,这样农田的耕作出现碎片化的情况,这是体制变更的直接后果,使农民的组织化程度降到最低的极点。由于农民组织化程度的极度降低,农民的经营活动只能靠自身实现,无论是购买生产资料还是出售自己的产品,个体农民并不具有市场的溢价能力与筹码,这极大的制约了农民劳动成果价值的实现,也由于组织化程度的极度降低,农民在土地经营权流转过程中无力与资本抗衡,同时因为农民组织化程度的降低,农民进行劳动的体制性条件几乎丧失,这使得需要写作才能开发的产业在这样一种体制下几乎成为不可能。这样农民在农村当中的生计只能维系在一亩三分地的纯农劳作上,而这样的劳作无法满足农民基本生计的时候,出路只能消极的离乡背井进城打工,这实际上是许多农民标地,并恶性循环的起点。因此如果讨论农民增收的问题,解决农民组织化程度过低的问题也许是一个重要的视角。

  农民组织化程度的过低,是新时期农村经营体制变更带来的问题,30年前为了温饱,政治积极的引导回归一家一户的经营方式,这是有历史根据的,但是让农村社会的利益格局长期处于原始化的状态,无论对社会的治理还是对社会的发展都是不利的,所以近年来中央在关于推进农村专业合作社发展的要求,以及十七届三中全会里面强调的在农村当中实行以家庭联产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提出发展农户联合合作,发展集体经济,增强集体组织服务功能,培育农民新型的合作组织,鼓励龙头企业和农户建立紧密型的利益连接机制,着力提高组织化程度。我想提出的这些都是涉及到解决包括农民增收在内的“三农”问题的带有根本性的战略问题,因此没有农民组织化程度的提高就不会有农村产业潜能的充分发挥和全面的发展,也不会有农民作为新农村建设主体的地位,也不会有农民驾驭市场和有效利用资本能力的提高,显然这不可能实现农民的有效增收。

  在结束我的发言之前,我想在这里跟大家重温一段邓小平关于中国农业问题的具有战略性意义的谈话,邓小平在1992年指出,农业的改革和发展有两个飞跃,第一个飞跃是废除人民公社,实行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第二个飞跃就是发展集体经济,仅靠双手劳动,仅是一家一户,不向集体化、集约化经济发展,农业现代化的实现是不可能的。我想也许邓小平的这一段话可以为我们理解许多的问题提供某些有意义的帮助。谢谢。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第四届中国农村发展论坛”专题

    (文章来源:农博网)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相关新闻
推荐图片
联盟广告
新闻热线:010-82856458-8142 邮箱:awebinf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