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要闻频道>国内>各地新闻>正文

广东首个农地流转试点村调查

http://www.aweb.com.cn 2008年12月06日 16:09 农博网

  编者按随着十七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颁布,中国新一轮农村改革的号角已经吹响。作为改革先行和经济先发地区,广东在以农村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和农民(工)公民化为内涵的城乡一体化进程中,已经在先行先试《决定》中所提到的一些思路。

  在上述进程中,我省所取得的经验,有可能为全国其他地区所借鉴;我省所碰到的问题,有可能为其他地区所遭遇;我省所经历的教训,亦可以为其他地区所吸取。这是改革排头兵对中国应有的贡献。

  自即日起,南方农村报联合南方日报和南方网,推出《新一轮农村改革·广东先行先试》专题报道,分别从农地流转、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上市流转、农民信用合作、农民养老保险、全民医疗保险、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农村劳动力转移和城乡统筹等角度,解读我省农村改革的新政,敬请读者垂注。

  □文/图本报记者邵铭

  南方日报见习记者张鹏

  立冬这天的黄昏,最后一抹残阳逐渐被乌云填没,一场暴雨即将瓢泼而至。冼二坤匆匆骑上摩托,看到旁边田里还有十来个人没动身,就喊了一嗓子:“收工啊,回家咯!”

  这里是高要市岘岗镇南村。尽管晚稻早已收割大半,但行走在田间地头,触目所及,依旧是一片忙碌景象。

  站在南村的高处俯视,两米多宽的机耕地纵横分割开了鱼塘、菜地和稻田,隐然已有“田成方、路成网、渠成行”的现代农业标准化景象。这番景象中,没有强势的外部资本的踪影,却出现了一条通过土地流转达至规模经营的道路,其特色在于:由当地人自主推动,并主要以本地人为经营主体。

  在10月19日《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正式发布后,广东省农业厅对外宣布,将在高要市蚬岗镇(南村)和清新县三坑镇,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促进土地规模经营的试点工作。而在此前下发的文件中,省农业厅规定“农村土地流转的受让方,还可以是境外农业生产企业”,这引起了一些外国媒体的关注。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南村,顿时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尽管它已按自己的方式流转土地达14年之久。

  规模经营

  承载财富梦想

  外部的高度关注,并未打破南村忙碌中的平静。

  冼二坤跟大多数村民一样,是从电视新闻中获知南村成为“省里试点”的消息。

  “天上掉下个试点村!”冼二坤表示,“现在也说不上来有什么期待。”村民何达强则说,“种菜要跟种粮一样,有补贴就好了。”

  连日来,让冼二坤们最为上心的,仍旧是他们竞标来的菜地。“每亩地,一年光地租就要1300块,最贵达到1600块。”在去年底的现场招投标会上,冼二坤通过激烈角逐标得了3亩菜地和14亩水田。

  而在几百米外的村口,黄永文为了人生的“第二次创业”也正手忙脚乱着。人过中年的他曾长期在外跑运输,两年前“决定回老家,干老本行”,如今经营着14亩鱼塘、11亩水田,还有3亩菜地。这一切,寄托着黄永文的所有希望——正在读高三的儿子的大学学费、一家人的生计和自己的后半辈子。

  他们的底气,来自邻里乡亲已然实现的财富故事。以种菜为例,一年一般种三造,平均亩产值5500-6000元,管理技术较好的亩产值可达10000元。除去租金及化肥、农药等生产成本,“每年一亩菜地,赚三四千应该不成问题”。

  经过14年的流转探索,规模经营已初见成效。凭借着区域优势和“六瓜一豆”(节瓜、丝瓜、苦瓜、白瓜、冬瓜、茄瓜、豆角)的“招牌菜”,南村所在的岘岗镇,建起了近8万平方米的果蔬批发交易市场,如今更成为广东省的重点“菜篮子”工程基地,2007年全镇蔬菜种植面积达到了2.2万亩,年产蔬菜12.1万吨,年产值14300多万元,高要也因此成为全省首个“蔬菜产业龙头市”。

  稻菜轮作

  开启土地流转

  “如果没搞轮作的话,这些土地肯定没那么容易流转。”南村下村小组长黄志文认为。

  他口中的“轮作”,是当地特有的稻-菜轮种。由于蔬菜种植有损土壤肥力,一般种了两年就要轮作,否则会影响产量,也容易发生虫害。

  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第一轮土地承包,南村将集体所有的2183亩耕地全部分田到户,人均1.36亩地,作为“以粮为纲”人民公社时代的延续,当时要求只能种水稻。由于南村的耕地基本处于低洼地带,种水稻的收益比不上种瓜菜,直到今天,南村的部分耕地单造水稻亩产量仍只有500来斤。

  随着上世纪九十年代大规模的人员外流,通过土地转包、互换等方式,南村村民种瓜菜终于有了更大的腾挪空间,但仍不方便。

  “不方便”的主要原因是耕地的条块分裂细碎,“你种水稻,我种瓜菜,排灌很难协调”。这种难以协调的局面,直到1994年前后才通过“集体收回土地”的方式得以打破。

  当第二轮承包开始时,南村人均承包耕地只剩下了0.5亩口粮田。村委会决定将耕作条件好的分给农民作为“口粮田”,将原来低洼、荒芜的耕地改为经济田、鱼塘或蔬菜地,通过发包增加集体经济收入。

  蚬岗镇农办主任赵日强对此解释说:“当时,村集体搞集中排灌,水费收不上来,村里的公益事业又没钱解决,怎么办?总得找条出路。”由集体收回土地,通过招投标来推动稻菜轮作,显然既符合产业调整需要,又一劳永逸地解决了集体经济的困境。

  集体增收

  惠及公益事业

  “集体统一规划后,还想多要地的话,就得参加招投标,价高者得。”承包了28亩鱼塘和18亩水田的村民黄永坚说。

  采取轮作的南村,土地流转的期限一般都较短,水田、菜地都是一年一招标,两年一轮作,鱼塘一般是三到五年。明年元旦过后,南村新一轮的招投标又要开始了。

  “都是公开招标,有见证人,很透明,不是我们干部说了算。”下村小组长黄志文说,通过现场招投标,南村的土地流转比较好地杜绝了某些干部利用招标搞腐败的现象。

  蔬菜产业的发展直接带动了土地承包价格的增长,促使投标竞争渐趋激烈。

  以南村为例,亩均1300多元的承包金,比高要全市的平均水平800多元/亩高出500多元。与原来每亩土地纯收入150元至200多元相比的话,“土地效益是原来的九倍多”。南村支书洗品基的统计数据,让不少参观者兴奋不已。

  逐年攀升的地租收益惠及了全体村民。南村下辖两个村民小组,从下村村小组公布的账目显示,刚刚过去的10月结余达26万多元,“去年底还给每位村民发了三百块分红”。组长黄志文表示,集体有钱好当家,现在村里每年八万多的电灌费用、公共水电费用,以及村民参加合作医疗的费用等,都是村小组买单,不用村民个人出一分钱。

  拥有600多亩鱼塘和3000多亩山地的村委会,利用土地收益为村民办了一些实事:修了2座桥,建了1座排灌站,不少的村集体公共设施建设也相继完成。“搁在以前村里没钱的时候,是很难想象的。”南村的许多老人对此深有体会。

  规范分配

  建土地合作社

  然而,如何让村民监督土地流转收益的分配和使用,已成为当下颇为紧迫的任务。

  就在记者采访南村的前几天,这个恬静的村落刚发生一场村庄老少妇孺都参与的“反贪行动”。村民强烈要求村委会公开账目,他们怀疑部分土地收益通过各种工程进了个别村干部的私囊。

  “关键是要确认农民的股权。有钱了,更要让农民享受到民主权利。”高要市农业局局长洗树聪认为,南村试点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加强对村委会承包金的监管,防止村干部不当使用土地流转的收益。

  据广东省农业厅公布的数据,在全省目前已流转的422万亩土地中,农户自发流转的面积占34.6%,经农户同意并委托集体统一流转的占65.4%。“这就更需要真正负责任、懂民主管理的集体。”省农业厅一位官员说。

  目前,高要市农业局已帮南村拟好土地承包权股份合作社章程的草稿,目的是防止农民利益流失,保护农民作为股东的利益。

  “另外,土地收益要留多少搞公益事业,留多少做股红分配,也要通过村民会议订出合适的比例,做到村集体利益与农民个人利益的平衡。”冼树聪说。

  广东省农业厅在《关于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促进土地规模经营试点工作的通知》中明确指出:推进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和发展规模经营必须与当地农村生产力发展水平和区域特色相适应,因地制宜、分类指导,不搞一刀切。对此,冼树聪认为,南村正好体现了这一价值取向,“做到了尊重农民的意愿和首创”。南方农村报

    (文章来源:农博网)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相关新闻
推荐图片
联盟广告
新闻热线:010-82856458-8142 邮箱:awebinf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