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要闻频道>国内>农村天地>正文

每村都有外出老板当村官

http://www.aweb.com.cn 2008年12月06日 16:05 农博网

  罗定实施外挂村官制度4年来解决农村15000多富余劳动力就业

  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关系到新农村建设的成败,就像30年前发端的农村改革需要变革以人民公社为主体的的组织形式,十七届三中全会之后启动的新一轮农村改革,也必然要求农村基层组织在实现城乡一体化的过程中,能够整合更多的社会和经济资源。这对农村基层干部的人员构成和综合素质提出了挑战。

  对地处山区、人口百万的罗定市来说,这一考题显得尤为沉重。为求突破,罗定市独辟蹊径,由市委组织部主持,从2004年开始,甄选外出老板回原籍担任村官,借老板之力带动农村经济和社会发展,形成了全国范围内独特的“老板挂任村官”现象。

  4年多来,罗定全市306个村的382名外挂村官,交出了这样一份答卷:直接或间接引进落实经济项目145个,引进资金近2亿元,解决农村富余劳动力就业15000多人,帮助发展村级集体经济360项,为家乡公益事业捐款18700多万元,协调解决矛盾纠纷550多宗……

  加强农村基层干部队伍建设。建设一支守信念、讲奉献、有本领、重品行的农村基层干部队伍,对做好农村工作至关重要。着力拓宽农村基层干部来源,提高他们的素质,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注重从农村致富能手、退伍军人、外出务工返乡农民中选拔村干部。

  ——《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动员回乡:亲情攻势

  “当村官?想都不会去想!”2004年一个普通的夏天,陈炳佳只差跳了起来,当天,罗定市塘镇委书记、镇长诚恳地邀请他回原籍——塘镇木头塘村当村委顾问。

  是年,13岁离家出走的陈炳佳已经在顺德打拼了整整18年,岁月如梭,他已从当年的打工仔,兑变为经营范围横跨众多行业的大老板。常年在外,陈的思维方式烙上了浓厚的顺德味,“一听对方是公务员,顺德人就觉得他没本事”。更何况,村官还不是公务员。

  看到陈炳佳面露难色,镇领导苦劝:村委顾问只是个虚名,真实目的是想让你回乡带动老家发展经济。

  陈炳佳考虑了一年多,期间,镇政府又动员了数次。“20年了,我离开的时候,家乡是怎样,现在还是怎样,我都不忍心回家面对她了。”2005年,在家乡情结的牵扯下,他终于接受任命,挂任木头塘村村委顾问,跟他回去的还有3000万现金,用以开办工厂。

  同样顶不住镇政府亲情攻势的还有张绍生,1995年6月,当时的罗镜镇委书记和镇长奔赴深圳,“逮”住了当时资产超千万的罗定包工头。“没办法啊,书记是我同学,镇长是我堂兄,扭不过他们;而且,我也确实应该为家乡做点贡献了。”张绍生左思右想,将工地工作交给胞兄打理,踏上返乡路,成为罗镜镇橼安村党支部书记。

  张绍生是罗定最早的老板村官之一,他们出任村官是由各镇自发促成的。

  2004年10月,罗定市发布《批转市委组织部关于试行从外出党员中选拔优秀人才挂任农村党支部副书记的意见的通知》,将乡镇的这一创新提高到市委决策层面,从而开启了外挂村官的黄金时期。

  “动员老板回来好难哦!”附城镇党委书记梁国锋向记者诉苦,“虽然共产党员讲奉献,但是也要生活、养老,罗定是山区,又没什么好待遇。”

  集体增收:招商引资

  更难的是村务工作,摆在回乡老板面前的大多是烂摊子。

  “怎么会这样?”2001年下半年,附城镇大旁街村的陈金开受命回乡,担任该村的党支部书记,在村委会破旧不堪的三层办公楼里,他摸着已经欠费停机的电话,看着村账里触目惊心的75万元债务,心在滴血。

  “怎么会这样?”陈金开再次喃喃自语,从1973至1990年,整整18年,他在大旁街村担任村干部;之后受命到镇鞋厂当经理,后来鞋厂倒闭了;他又去云浮做起了包工头,到2001年时,陈金开富了,村子却垮了。“我离开的时候,村里还有一些家底,没想到10年就挥霍光了,而且还欠下了巨债!”陈金开痛心地说。

  “如果陈金开不回来,我当时就坚持不下去了。”当时的大旁街村干部、现村委副主任苏荣章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整整4年,村干部的工资只发了市镇两级的70%,村级的30%根本拿不出来。

  凭借做乡镇企业和包工头的丰富管理经验,陈金开制订了三步走战略:首先发展村集体经济,然后发展村小组经济,最后促进农民个人致富。

  然而,第一步就踏在了荆棘上。

  招商引资的前提是通自来水,陈金开的想法一经提出,冷箭便四面而来,“本来就欠债,哪来的钱通水?”“有钱不如给我们发工资”,在村委会内部,反对声不绝于耳。

  “没有新思路,就没有新出路!”陈金开撂下重重的几句话,“如果你们想要回拖欠的工资,就想办法向亲戚借钱,每个人借5000块来通水!”力排众议后,自来水工程上马,不到20天就通水了;再过了不到3个月,陈金开将当年镇鞋厂的业务员——现在的袜厂老板请进村;又通过朋友的引荐,将一个饮料厂拉进村,村集体收入当年就达到3万元。

  2004年,陈金开又引进一个电脑绣花厂,加上一个养鸡厂,如今大旁街村的年集体经济收入达到5万元以上。在他的努力下,75万元债务也一举豁免。如今的大旁街村,“只有别人欠我们的,没有我们欠别人的”。陈金开忍不住笑出声。

  率民致富:办厂惠农

  如何带动普通农户致富呢?

  2005年3月,罗镜镇橼安村党支部书记张绍生投入数百万元,在罗定市太平镇腾笔村兴建了一个大型养猪场,有母猪400头。建造猪场,张绍生有自己的盘算,“如果自己都不能致富,怎么能带动村民致富呢?”他给一些农户垫资金、送猪苗,扶上马还送一程。

  “去年的猪价行情,让张绍生和村民笑得见牙不见眼。”罗镜镇党委委员黄翠萍告诉记者,张绍生一共带出了7个百万富翁,就算今年猪价下跌,他们也没有亏本。

  更多的农民因为得益于外挂村官兴办的工厂,谋得了一条生路。

  在罗定市稻香园农业公司宽敞的办公室里,塘镇木头塘村顾问陈炳佳偶尔会在室内高尔夫球道上挥挥球杆,这样可以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这个投资3000万的公司,厂区面积超过2万平方米,配套国内最先进的大米加工生产线,生产“聚龙”牌绿色大米,年产3万多吨。

  塘镇镇长刘炳泉说,稻香园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有10万亩基地,辐射10个镇2万多农户,由于稻谷收购价钱较高,农民普遍受益。“比如今年,我们收稻谷是145元一百斤,比市面价高30%。”陈炳佳透露。

  11月10日中午,塘镇工业园里,精瘦的陈林在车间里把玩着一个个灯泡,爱不释手。这个名为恒旺电器厂的企业,日产节能灯2万只,雇佣了180多名当地农民做工人,每人的工资是800块,并且包吃包住。

  2004年,陈林受聘为塘镇都近村党支部副书记,当时村民无所事事、好赌成性的状况让他忧心忡忡。在他建起工厂之后,当地农民忙时干农活,闲时在厂里做工,两头不误。“村民有事可做,赌博和吵架的越来越少。”刘炳泉镇长对都近村民风的变化感到欣慰。

  政府也从中获益不少,外挂村官投资或者引资建厂之后,带给塘镇一年30万的税收。

  投身公益:助学引水

  尽管身为传道解惑的校长,覃乃臣的字典里还是找不到足够的词语去感激陈炳佳,因为后者为学校做了太多的事。

  “我回村时,木头塘小学没有厨房,老师们拿着烂了的铁桶在校门口煮饭,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木头塘村委顾问陈炳佳随后便捐资建了一个厨房,“你说是不是应该的?”

  有一次,陈炳佳的一帮顺德朋友来到木头塘村,不断地数落他:你们小学连个篮球场都没有,你这个顾问怎么当的?陈炳佳自觉脸上无光,于是在2007年,捐资3万多块修建了一个1000多平米的水泥篮球场。

  “今年教师节,陈老板回了学校,送了10包大米,1000块现金。”覃乃臣悄悄地告诉记者。

  木头塘村普通村民的感激之情不在覃乃臣之下。2005年,陈炳佳挂任村官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全村的自来水接通。此前,村里家家户户都需要打井取水,而木头塘村的土壤藏不了水,因此,即使水井很深,村民也很难保证吃上水。陈炳佳花费20万元,将水塔建好,并铺设主管,终于彻底解决了村民的饮水难问题。

  陈还收养了本村的5个孤儿。

  类似的善举在罗定外挂村官中数不胜数。太平镇外挂村官郭贤寿成立了一个基金会,每逢中秋、春节等重大节日时用于慰问特困户,和奖励考上重点学校的优秀学生;2007年初才挂任生江镇里午村村委顾问的廖洛常,个人投入资金100多万元,在里午村建设了排水渠和污水处理池,硬底化环村道5.5公里等工程项目……南方农村报   记者 王宏旺 特约通讯员 梁宇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第四届中国农村发展论坛”专题

    (文章来源:农博网)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相关新闻
推荐图片
联盟广告
新闻热线:010-82856458-8142 邮箱:awebinf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