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要闻频道>国内>农村天地>正文

“农村改革中农民的智慧与创造”专题现场提问

http://www.aweb.com.cn 2008年12月06日 11:47 农博网

  农博网讯 12月6日上午,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农村报》、《乡镇论坛》杂志社、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华中师范大学农村问题研究中心合办的第四届“南方农村报•中国农村发展论坛”在北京开幕,论坛主题为“还权于民与重塑农村改革之魂”。

  会议现场与会代表对嘉宾的发言进行提问与讨论:

  提问1: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家庭代表和联户代表是否掠夺了家庭成员的独立思考?第二什么是联户代表?

  朱麦囤:现在农村家庭是农村社会最小或者说最基本的经济细胞和政治单元,因为土地分到户,以户为单位进行生产经营,所以在表达民主权利的时候,家庭的普通成员都去开村民会议很难,并且你一句他一句很难同意,因此农村管理应该从家庭开始,由一个家庭民主推荐家庭核心人,以家为单位可以开会,这个家庭核心人就是家庭的党政一把手,我们叫家庭代表,他对内应该支配和左右其他家庭成员。这个家庭代表在家庭内是素质最高、思想最开明的人,对上他是上级党委政策的代言人、传播人,因此夫妻之间、婆媳之间、父子之间,让他们进行沟通,我们认为并没有剥夺其他家庭成员的权利,他只是一个代言人,各项工作通过家庭代表来落实到家庭中去。

  第二个问题,联户代表。联户代表是以村民组为单位,用自由结合方式民主推举一名联户代表,联户代表是十个家庭的代言人。刚才我讲的家庭代表,家庭代表的选举由于他们素质最高,在家庭内素质高的人管素质低的人,实现了村民民主权利的表达,成本低、效率高。联户代表在联户体内关注十户代表,有四五十口人,这样能够做到家庭说事不出户,组里矛盾不出村,矛盾不上交,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

  提问2:刚才我有幸给曹东哲来颁奖,我有一个感触,曹东哲当过兵,出过国,表现出了农民的智慧。

  如果让我自主来选择颁奖对象的话,我非常希望能够给彭荣俊颁奖,因为他是位普普通通的农民,刚才他简单介绍了维权经历。谁最关心他们的土地,当然当时主要是针对征收税负过大的问题,谁最关心自己的利益?是农民。谁最关心自己怎么去抗争?他们不想成立农民协会,但是他们有组织,这些中间分子组织起来关心自己,他们承担了非常大的压力。如果说真的给予农民以自己组织的权利,真的还权于民,把被剥夺的权利再还给农民的话,农民也完全有能力、有智慧、有魄力来自己维护自己的利益。他们的抗争实实在在的改变了自己的一些境况,同时也改变了我们一些农村问题的学者的话语表达方式,刚才人民大学的景跃进教授也作了演讲,我们很多学者是高高在上的,很少有人真的和他们在一起,我认为正是因为这些农民不屈的抗争,提供了这些鲜活的实例来改变农村问题学者的话语表达方式。

  提问3:我是南方农村报记者。有两个问题,第一,请问彭荣俊,您当年的抗争主要以减负,就是农业税还存在的时候,但现在农业税已经取消,农民的抗争焦点在哪些方面。第二,请问张全收,您的公司受金融风暴的影响大不大,大量企业倒闭你们公司是不是压力很大?

  张全收:对于这一次金融风暴、金融危机都是一个意思,但是对于南方沿海这些中小企业来说,在半个月以前我还没有大的感觉,在这一个月我公司放假了4000多人。往年都是大年初一到家过年,初六、初八又开始工作,今年我走访了很多的厂家,对于农民工这一块,明年根本没有看到很多的订单,估计明年劳动力市场非常糟糕。这些年来,外出打工的这么多人,突然间金融海啸,因为中国40%的出口贸易都来自于欧盟国家,比较多一点的有玩具、电子等一些企业,原来是欧盟比较厉害,现在包括日本也有很大的明显的问题都出来了,所以第一就导致了订单减少,金融海啸大概持续到什么时候谁也看不到,我对明年的劳动力市场是有很大的信心,但是我们也在应对,我准备从1.5万减少到1.2万,甚至是8000,明年的人员是要减少。

  彭荣俊:农民抗争这一块,我只能起个代表的作用,我们不是由政府给我们进行补贴,在经济上我们没有得到平等。我们会同心协力维护农民权益。

  提问4:我有一个问题,还权于民,这个权怎么还?现在农民很多事情不知道,特别是基层政府这一块,很多事情不让农民知道,这样的话农民特别被动。我以前是一个维权者,很多事情没人管,问题出在基层政府。现在新乡修了一个铁路,占用我们村的耕地,临时用我们的地,我代表村民让中铁19局签协议,但是乡政府,包括区政府不跟我们签订,我今天来一方面是参加今天的会议,另一方面请问这个事情哪个部门来管?

  朱麦囤:还权于民主要是老百姓的事情权、监督权、决策权、参与权,把这四权还给他们。最突出的是必须贯彻村民自治、民主管理的理念,该让群众当家的政府不要包办,让他们自己作主,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体制,让他们去决定,政府不能虚伪,也不能越位。所谓虚伪就是监督、督察方面不管;越位就是代替和包办,该让农民自己作主的应该让农民自己作主。联户代表应该是联户体内选举出来的素质最高的无名人、守法人和维权人,和事务廉租有本质的区别。

  提问5:我谈一点看法。在12月1号之前国土资源部有一个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规定的讨论稿,这个讨论稿的第53条,涉及到农民工利益问题,53条写的是,农村95年有一个土地确权的规定,农村的空地停用两年以后,经过镇政府的批准可以收回,后来这个讨论稿把“空地”改成了“空闲”,农民工原来在老家的房屋有两年不住的话,镇政府可以批准收回。就是说农民工举家到城里打工两年以后,像发生现在这样的经济危机,工厂倒闭,没有工可打,回家也回不去。十七届三中全会让农民有财产性收入,首先宅基地方面的权利给剥夺了,所以也请大家注意一下这个问题。

  提问6:我来自山东基层农村,我想问各位代表一个问题,农民选举权的问题。现在村民自治有选举好,但是根本不可能保证农民自愿的发挥自己的意愿,很多村里经济有实力或者家里人多的可以控制群众的投票权。还有一个问题,农村闲置的宅基地问题,闲置两到三年就要没收。这个问题我也认为不对,请问各位代表,村党支部和村委会根据选委会是什么关系。村委是不是跟村党支部是党政一把手的关系?或者说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咱们国家目前实行的机电下乡政策、大学生当村官的政策,我个人认为没有实际意义,根本解决不了农村问题,家电不是农民的生活必需品,因为有农民的衣食问题都解决不了?大学生学习好,到农村有经验吗?但是农村好多基层人员没有大专文凭、中专文凭,但是他的农业知识和农种能够很高,这个问题很重要,希望大家共同呼吁一下。以及4万亿投资问题,现在说的多,做的少,没有实际行动,落实到农民身上更是难。

  张全收:村书记是一个法人,我们的经济条件好一点,这次会议我向县里和镇里拼命要钱,到我当权那天我跟他们讲,如果让我们不做这个村官,我先拿50万奉献给大家。刚才谈到农民工在外务工两年宅基地没收的问题,这个是完全不对的,再走出去也要有一个家,对于农村宅基地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十七届三中全会谈到“三农”问题、新农村问题,如果每个地方都在乱建,明年要建房的有20%,这些是不是乱建?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第四届中国农村发展论坛”专题

    (文章来源:南方农村报)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相关新闻
推荐图片
联盟广告
新闻热线:010-82856458-8142 邮箱:awebinf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