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要闻频道>国内>农村天地>正文

谢初勤:三十年目睹农村的选举现象

http://www.aweb.com.cn 2008年12月02日 14:36 农博网

  改革开放初期,农村干部的任命是推荐式的,即由村党支部推荐合适人选,上报镇上级政府审批,然后,以先培养、后推荐的方式让某个人进入村委会工作(这种任用方式后来多为人诟病,其原因是干部在任命某个人时,会带着一些拉亲带故的嫌疑。)如果单就形式而言,这种任命方式或许不够民主,其公开程度也有所欠缺。但是,奇怪的是,那个时期所任用的那些干部,却往往能够做到想民所想,急民所急,在农村中真正起先锋模范作用,究其原因大约有二:一、经过十年文革的风雨洗礼,人们的思想观念还保持着一定的自觉性和原则性,其胸怀仍是公字当先,私字在后,因此,在衡量问题轻重时,还是可以站在集体的一边来考虑的;二、作为前所未有的改革开放,在那个时候,无论是干部还是群众,恐怕没有多少人敢打保票证明这场改革的胜算到底有多少--说不定,就像前些年那些大大小小的运动一样,到头来变成虎头蛇尾或无疾而终--所以,在那个时候的人们多少还是抱着一些“摸着石头过河”的试探心理,对任何事物都持着观望或试探的态度(其实,对于这场史无前例的改革开放,连当时的总设计师邓小平都心理没底,他所说的那句“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名言,究其实,还是有一些赌徒式的盲动的。在那个时候,中国不跟世界赌上一把也是不行的。)在那种情况下,几乎可以说全民皆言经济建设,而到底改革开放是黄是白?是苦是甜?却还是没有多少人知晓。因此,在那种大背景下,乡村干部反而是能够洁身自好,至少,也是可以做到多少为人民着想的。

  这种推荐干部的方式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从八十年代中后期起,全面推行选举法,用选举来任免乡村干部。农村选举的办法便是以公开、公平的形式进行全民推选,最后由农民自己选出最能代表公众利益,最能办事的人来“当家”。应该说,推行选举的初衷是好的,其形式也是非常合乎民意的。随着推荐式任用制的结束,选举还是比较合乎实际情况的一种办法。而且,在开始推行选举之初,的确,村民也充分地行使了选举人的权利,大众一心地选出了自己心目中的干部。记得第一次乡村选举时,那种气氛是热烈而和谐的,群众都非常热心,而且,对某些候选人的评价也是中肯而公道的。应该说,这种气氛的形成还是跟当时的大环境有着很大的关系的。改革开放至八十年代中期,其发展雏形己显而易见,给村民一个最明显的答案就是:外边挣钱的机会多的是,只要你肯劳动,一个月挣它个一两千块也不是问题。但是,当一个村里的干部,每个月也就是五、六百元,那纯粹是清水衙门。更重要的是,在村民的眼里,村干部还是吃力不讨好的角色,他们吃的是村里的饭,理的是村里的事,而这些事又是事无巨细,鸡毛蒜皮、鸡零狗碎,是好了东家得罪西家的受气活。在当时,还出现某些在村民眼里的确有能力的人会经常莫明其妙地以高票当选,而当选之时,连他本人也不知情况的。那时经常挂在人们嘴边的口头惮居然就是:“没事干,那就去弄个干部当一当。”由此可见,当时的村干部在人们心目中的含金量到底有多少。

  但是,这种视村干部为鸡肋的时期并继持不了多久,随着沿海地区的进一步开放,随着各式各样的企业的兴起,农村的土地便日益显示出它的宝贵价值。现在再回头来视察当时的情形,可以肯定地说,当时的村干部对这势如洪水扑面而来的情景是目瞪口呆无策可对的。这种情况就像作家余秋雨写到守护敦煌的王道士面对不远万里来此寻宝的外国人一样仓皇和困惑。可以不客气地说,这些双腿尤带黄泥巴的村干部看着人家送到面前来的大捆大捆的钞票,脑海中肯定没有理出一个清醒的头绪来。但是,不管怎么说,钱就是一个好东西。他们想不到,自己还没有学会猫的本事,这胖乎乎的老鼠就蹿到面前来了。毋庸置疑的是,面对这些连做梦也想不到的成堆的钞票,这些村干部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可是,人家都把钱送上门来了,而且,好话也说了一大筐,那就……收下吧。

  在那一时期,农村因此而落马的干部几乎可以说是成批量的。这些本质上还没有从农民身份脱胎换骨的人,面对上级纪检领导,同样也是无言可对,其结局同样是可想而知的。

  可是,当人们尝到了某种甜头之后,想要再回归到原来的纯朴、本真就非常之难了。在一段时期里,村的主要负责干部便改由上级选派,其他次要工作人员再由这些干部自行任用。但是,这种干部任命方式显然不能持久的。一是由上面派来干部对村里的实际情况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加上跟村民的沟通存在着较大的困难,因此,这些干部进村后,一般是很难开展工作的;其次,上级选派干部驻村任主要领导人,下面的工作人员又是这些干部任命的,那么,任用什么样的人才真正合适?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如果任用的人是干部自己带来的,那么,这样的人也跟自己一样不熟悉情况,那不就是有等于无。如果在村子里选用,那么,其实际操作实力还是一样掌握在这些人手里,那就等于自己又成了摆设;最主要的是,不符合全国推行的干部任免制度,不符合选举法。

  没办法,事情绕了一圈,最终还是回到原来的地方,继续实行选举。既然选举,那么,选举的权利还是回到广大群众的手中,再一次由群众自己来选出合适的人选。这话乍听起来,一听也没有错,似乎也非常合乎公道:你是长期生活在本乡本土的农民嘛,村里边谁好谁坏,你还会不清楚么?那么,现在就由你自己来选出你认为最好的、最合适的、最能代表大家利益的人。事实上,当时的局面是这样的,张三李四,平分秋色。村民是什么?如果没有组织,不经统一,没有共同利益,没有一致的目标,那么,从本质上来讲,村民就是一盘散沙!这话并不是说来吓唬人的。农民可以为一点蝇头小利而争个你死我活,农民也可以无原则无方向地随便地弃或取,如果真正发挥民主的话,那么,在农民当中,不要说按照选举法当选人得票数应当超半,就是三分之一也甭想拿到。在这样的背景下,便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两种必然的局面:一是以家族式的集群选举。即村中人口众多的大家族会崛起某个“领头人物”来参与选举,由于其家族庞大,枝节横生,拉亲带故,所能争取到的选票数量是一般村民所难以望其项背的;另一种便是直接贿赂村民、收买选票,从而挤身其间。显然,这两种方法所选出来的人并不是村民所想要的。第一种家族观念极强,凡事都以他的小圈子出发,这样的人当然不利于村今后的健康发展;而后一种则更为荒唐,这世上,恐怕还没有人会自己花大笔钱买个干部之后,回过头来,再两袖清风刚正不亚地为村民公正办事的。而他所投入的大笔资金将从何获取?答案是:从村的集体利益中榨取、捞回。这是一个非常浅显易懂的道理。但是,事实上,近几回选举,几乎每次都是金钱打败一切。所不同的是,参选者一次比一次所花的钱更多,而当选后捞钱的手段更加卑鄙、更加凶狠而已。

  当然,上一级选举委员会也并不是不知道这种情况存在,因此,三令五申,在选举中严禁贿赂、收买,一经查处,即予以取消候选人的参选资格。可是,上面的禁令照样还是禁不住下边的动作。你查得严厉,我做得隐蔽。从拉票到派人跟踪记票,再到按票付款,几乎是一条龙的流程。从头到尾,做得极为隐蔽,而表面的一切又都是那么顺理成章,毫无破绽。

  其实,村民也看到这种买卖票所带来的严重后患,他们都明白,这样的人当选之后,最先遭殃的必然是自己。可是,光凭个人的觉悟也是无济于事,你手腕再强硬,也拧不过人家大腿。你不卖,大家都卖,到头来,就你那三两张票,也是阻挡不了人家前进的步伐,反而到头来落个异类份子的名称罢了。这么前思后想,到最后,还是卖吧,先把手里的选票换成钞票,先捞个实在的,然后,等那个当选后,再睁大眼睛盯住他所办的事,再千方百计地阻挠他的计划工作。其实,这些年,农村的干群关系一直都处于剑拔弩张的紧张状态,究其根源,其实早在选举之初就埋下祸根了。

  而类似的人当选后,不管群众的呼声多大,他也能照样我行我素,明的不行,那就来暗的。在我们村,有干部亲戚以每亩鱼塘5元的价格,一承包就是十年八年的;也有修一段水泥路,明明不到一公里,报价就是几十万元的;前年,某村还暴出该村委一年光用在购买牙签一项,就是一万多元的消息。当然,真正碰到村集体土地成片上规律出售或出租的,村干部也会将部份资金分发到村民的手中,但是,所分发的那些资金跟其实际收入相比,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君不见月工资收入千把元的乡村干部,每天抽的是“中华”烟,上的是高档酒楼,坐的是小轿车,住的是小洋楼,所有这些消费,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君不见三五年村官当下来,外边有的硬梆梆的关系网,里边有的是大把的钞票,就算一旦不干村官了,出来后,哪个不是摇身一变,办企业、开工厂,呼风唤雨不可一世,这阵势又岂是他没当干部时所能做到的?

  近两年,上一级政府为调解农村纠纷,缓解矛盾,也派了一些驻村干部下来跟当地干部以团帮带,其实,这种“掺沙子”的方法所起到的作用也并不很大。原因是哪个村派下驻村干部,证明那个村的各种情况己经糟糕到了非要“外人”插手的地步了,而这群平时擅长窝里斗的本村干部,到了那会儿,反而会变成“万众一心,枪口一致对外”的情况。到了这种地步,驻村干部往往也是感到千头万绪,困难重重而无从下手,因为,他们所面对的是宗派林立、关系复杂的农村局面。你就是想真正把问题调查清楚,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别看村民口头上嚷得格外的凶,其实,对于村务,村民们大都是无从得知内情的,因此,你就算下到田头去了解,到头来,所得到的,还是一笔糊涂帐。话说回来,就算这些驻村干部有能力了解到当地村委的实际情况,掌握到某些人的肮脏内幕,将这些人通过各种途径予以制裁,那又怎么样?原来的那群人下马了,你还不是必须重新再选出一批,而你又怎么保证新选出来的这些人就不会重蹈覆辙,新瓶装老酒呢?

  的确,在近来或多或少也听到过一些地方选举的新举措,什么某地进行选举演讲,什么某村新任干部应与当地村民签定保证书,什么某某当选干部带头倡导什么新行动,作出什么新保证……但是,不管怎么样,有一个事实,我们应该清楚地看到,所有的花样翻新并不代表实际的行动,如果没有强有力的防护措施,缺乏必要的监督管理,到头来,所有的一切必然也是沦为一番空话或一纸空文罢了。

  农村选举,无疑是一件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政治大事。但是,如何确保选举的公开性,提高选举的透明度,加强选举的权威性,促进选举的健康发展,这需要全社会所有关心三农问题的人们共同重视,认真研究,总结经验,探索出一条既符合农村实际情况又符合国家相关政策的路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农村就是国家的一个缩影。只有将农村工作理顺,才有可能谈及其他方面的健康发展,而要理顺农村事务,搞好农村选举工作,则是重中之重。

  近日,欣闻广东某些乡村深刻认识到以前选举所存在的种种弊端,从而采取了更加具有透明度,更加公开化的乡村干部选举办法,如平远县的某一乡村就采取了候选干部当场演讲当选计划,向村民郑重作出某种承诺,让村民公开检验候选人的参选资格等办法。看到这样的消息,当然会让人心头一亮,或许,我们从前所缺少的,就是公开和透明,就是缺乏那种“是骡是马,拉出来溜溜”的胆量。俗话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但愿,这种种新举措新做法能够起到好头,让人们多看到一些希望,而不是表里不一、华而不实地虚晃一枪,到头来,还是换汤不换药,早早地糟蹋了村民的一片热情。

    (文章来源:农博网)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相关新闻
推荐图片
联盟广告
新闻热线:010-82856458-8142 邮箱:awebinfo@126.com